文化资讯 小说  趣闻趣事
音乐资讯 育儿资讯 宠物资讯 
汽车资讯 娱乐资讯 服装服饰 创业交流
数码资讯 新能源 电商资讯 科技资讯
范文论文
财经理财
 
错认情深老公太任性赵秉晟何暖言小说试读
http://23u2r6.cn  2020-08-01 05:35:37  

错认情深:老公太任性第三章 恭喜赵太太

贺思南透过人群,目光一直盯着她,无声地嘲讽着她。

何暖言看到贺思南微微一怔,随即她面色如常地颔首,走了下去,举起酒杯朝着赵家的长辈们敬酒。

然后再到各界的名流,最后到达了贺思南的面前。

“贺少,我敬你。”何暖言举起酒杯,冲着贺思南说道。

贺思南像是恍若未闻一样,顿了几分钟,清冷幽深的眼眸看了何暖言一眼,淡然地说:“恭喜赵太太。”

何暖言没有笑,同样脸上也没有落寞,一脸平静。

在她转身的时候,贺思南在她耳边冷声道:“赵秉晟,不是你的何南。”

何暖言拿着酒杯的手,有些不稳差点将酒杯掉落下来,不过很快她就恢复了,“不劳贺少费心。”

赵秉晟将两个人的互动看在眼里,在二楼,将手里的酒杯“啪”一声摔在了地上。

宴会结束之后,何暖言回到了卧室。

手机上有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,何暖言正准备删除,这个电话就又打了过来。

“小言。”何暖夏的声音有些沙哑,可是这并不妨碍何暖言听得出她的声音。

“姐姐,听说你替阿晟捐献了骨髓,小言,姐姐知道,你是因为以前在孤儿院认识的的何南,才嫁给阿晟,姐姐当初把你丢在酒吧,最后阴差阳错让你被人……是姐姐错了,你能原谅姐姐吗?”

何暖夏嘴里说着动人的话,眼睛中却闪着筹谋的光。

“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吧。”何暖言已经不想和她这个所谓的姐姐,有什么纠葛了。

十几年了,她为何暖夏当挡箭牌,当得累了。

家里的花瓶打碎了是她,和男生私发情书,在学校树林接吻早恋被同学看到也是她,考试作弊是她,偷家里的珠宝的也是她……

就连她不喜欢的男人,她也想让她替代。

“小言,你也知道,我多么喜欢戴维,你和我长得那么像,替我去和阿晟约会嘛,酒吧灯光那么暗,他不会发现的。”何暖夏瘪着嘴,一双眼睛会说话似的,水雾朦胧地。

“再说你不是一直在找你在孤儿院中的小伙伴何南,我听说阿晟也是在孤儿院被找到的,而且回来还发了一阵高烧,把很多事都忘了,他该不会是你的那个小伙伴吧……你就帮我这一次,好不好。”

听到何暖夏这么说,她才开始动心,被世家赵家领养走,曾经在过孤儿院,年龄在25-26岁……

这一切都吻合,这些年何暖言找遍了南城,姓赵能称得上世家的不过就是几家,可是没有一家曾在孤儿院中领回孩子。

也就是那晚,她看到了赵秉晟肩膀上的上伤疤。

“小言,姐姐想让你离开阿晟,就算他真的是你儿时的小伙伴,他现在也把你忘了,姐姐是为了你好,离开他吧。”何暖夏一副我都是为了你好的语气。

“那个戴维,跟你分手了?”何暖言不客气地说道。

“小言,你怎么跟姐姐说话那!”何暖夏冷声喝到,语气也开始带了些不满。

“反正我现在告诉你,我要回国,我劝你赶快离开阿晟。”

“不可能,我已经和他结婚了。”何暖言冷冷地道,不带一丝情绪。

“什么,你怀着别人的孩子和阿晟结婚了。”

“对,就是这样的,所以我不会把他让给你,你也不用和我联系了。”

说完何暖言就挂断了电话,做完这一切,她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赵秉晟离开赵家的老宅,去了好友的酒局。

几个哥们,点了几瓶酒,庆祝他脱离单身。

赵秉晟嗤笑一声,直接拿着酒就往嘴里灌。

“晟子,你还是我们之中唯一,买一赠一的,娶个老婆连女儿都有了。”苏靖言也就是赵秉晟的堂弟说道,痞里痞气的模样。

“靖言,感情的事情,你不懂。”王铭之说道,三个人之中只有他早早结婚,组建了自己的家庭,平时这种局都不会参加,可以说是宠妻如命。

“大哥,你不能因为我和阿晟,没有结婚就看低我们两个,我是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。”苏靖言说道。

“阿晟,你倒是说说,到底嫂子怎么了,你今天才找到我们。”

“你们认识贺思南吗?”赵秉晟说道。

“不就是贺家的二,怎么了?不会是他跟嫂子有关系吧,那嫂子的女儿?”苏靖言说道。

“闭嘴。”赵秉晟说道,又将嘴里灌了一口酒。

王铭之在一边喝着酒,并不干预这两个人,听到他们的聊天内容只报以一笑。

没过多久赵秉晟就喝醉了。

直到十一点钟,这场酒局才散。

两个好友将他送到别墅的时候,赵秉晟已经醉的不省人事。

何暖言开门,眼眸扫过旁边的两个男人,礼貌地颔首“你们好。”

“你好,阿晟,醉了我们送他回来。”王铭之十分有礼貌地说道。

何暖言给两个人,让他们将赵秉晟扶进卧室。

“谢谢。”在二人临走的时候,何暖言说道。

离开之前,苏靖言看了一眼何暖言,很快又收回了视线。

显然对何暖言的印象很差。

卧室中,何暖言拧了毛巾,又泡了醒酒茶。

她小心翼翼对赵秉晟擦着脸,他额头饱满,鼻梁挺拔,嘴唇偏薄,眼下还有一颗若有似无的泪痣。

在孤儿院的时候,院长就说,“阿南,看来以后会很招女孩子喜欢,只是以后千万不要花心、要专一。这颗泪痣,在古代说是凉薄的标志。”

那时他们一堆人围着院长问,什么叫做凉薄。

想到这,何暖言就伸手抚上了赵秉晟的脸。

赵秉晟突然伸手,拽住了她的手腕,半醉半醒之中,他将她拉倒在床上。

光线昏黄,给他的脸上也镀上了一层暖色。

“为什么嫁给我?”赵秉晟说道,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黑瞳清明。

“因为小烛,缺个父亲。”何暖言说的很认真,很纯粹。

“所以你就让我去当他的父亲,你有没有想过小烛的感受?我的感受?何暖言你真自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