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资讯 小说  趣闻趣事
音乐资讯 育儿资讯 宠物资讯 
汽车资讯 娱乐资讯 服装服饰 创业交流
数码资讯 新能源 电商资讯 科技资讯
范文论文
财经理财
 
沐之言乔安然豪门娇妻宠不得小说精彩试读
http://23u2r6.cn  2020-07-31 05:21:43  
豪门娇妻宠不得第15章 为什么?

“这是命令。”车窗里又弹出一句极为低冷的声音,这声音里好像藏着冰,只是简单不过的几个字,在他的拼凑下,就如同冰天雪地里的一盆冷水,又冷又急。

乔安然本来是想再次拒绝的,可是看着小家伙因为兴奋而放大的瞳孔,心一下子软了下来。

....越是不想看到什么就来什么....

老天爷要不要这么不公平?

叹息一声,只好打开车门,钻进了后排。

后排的中间隔着一张帘,恰好遮挡了车门打开那一瞬,所有人看到里面的机会。

乔安然知道沐之言身份是不方便抛头露面的,索性快速上车,便重重的把门关上。

电动帘子缓缓打开,沐之言的庐山真面目缓缓示人,还没等所有人开口,小家伙一下子就扑了上去:“我就知道沐叔叔没有骗我。”

“男子汉,说话算话、”对于小家伙,沐之言不知为何,总有着说不出口的亲近。

小家伙歪着脑袋眯眼笑了笑:“沐叔叔,你明天能够来接我吗?”

“辰兮,不可以这样没有礼貌。”这个沐之言能够在安城呼风唤雨,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平静的人,这几年的人心险恶,乔安然早已经见识透彻。

她的预感里,沐之言不容小觑,是她不能触及的危险。

小家伙虽然不知道乔安然为什么突然一下生气,但是,她看的出来,妈咪对沐叔叔很抗拒。

于是,他乖巧的眨了眨眼睛,松开了沐之言的手臂:“妈咪,我知道了,沐叔叔我刚才只是说说而已,以后你不用来接我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沐之言摸着小家伙的脑袋,盯着乔安然生气到泛红的脸,心里一阵冷嘲。

这个女人就像鞭炮一样,怎么说燃就燃?对孩子也是一样?

乔辰兮垂着眸:“沐叔叔,妈咪不喜欢我跟你太亲近,我不能让妈咪伤心。”

“可是,我决定以后每天都来接你。”沐之言陡峭的声音落地。

乔安然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,赶紧拒绝:“不用了,沐先生,你是高高在上的沐光集团总裁,日理万机的,孩子我自己接就行了。”

“我就算再忙,但是,不会连孩子的要求都不答应。”沐之言轻哼一声。

乔安然满脸黑线的看和画风突变的沐之言,眼神里都透着杀气。

我艹,沐之言这句话不是明摆着说给自己的听得吗?

意思就是,他一个外人都能答应小家伙的要求,她这个做妈咪居然忍心拒绝?

我艹,天理呀,正义呀,你们在哪里?

来人呀,赶快将这只跟他作对的老狐狸,拖出去斩了。

“沐先生,教育孩子的事情你不懂,这我也不怪你,谁叫你单身啦?”

哟西,谁叫你是单身狗?跟老娘谈教育孩子,你还嫩了点。

沐之言邪魅的勾唇一笑,“你确定我是单身吗?”

今天中午,是谁说要做我女朋友的?

这笑容,竟然有这几分摄人心魄的震撼感,就好像是出现在黑夜的吸血鬼,惑人的气场鬼魅丛生,惊的乔安然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难道他不是单身?

乔安然皱了皱眉头,想想也是,沐之言可是富可敌国的沐家继承人,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?再说了,按照他这个年纪,作为热血沸腾的大好青年,怎么可能甘心独守空房?

乔安然还是太轻易的做出判断了,竟然嘲笑他是单身狗,没想到沐之言不是,真正的单身狗,是自己.....

“呵呵....”乔安然尴尬的笑了笑,以此来掩盖自己说错话的尴尬局面,看着不远处的公寓楼,有种如释重负的解脱感,随口就向着前排的司机说:“麻烦就在前面停一下,我们马上到了。”

车子稳稳的停下,乔安然迅速的下车,伸手去抱小家伙。

可没想到,小家伙居然抱着沐之言的胳膊,依依不舍的别离:“沐叔叔,我走了,不知道这一走,我们还有多久才能见面,你放心,我会想你的。”

我艹,这不是自己剧本里的台词吗?男女朋友之间离别的话语,居然被这小子深情的演绎给一个大男人听。

玛德,这个小家伙这么小就有变弯的倾向?不行,就算是弯了,以后也要给他掰回来。

“乔辰兮,快点走了。”乔安然加重了语气。

乔辰兮只好委屈的松开沐之言的手臂,边走边回头走下车。

“沐叔叔再见。”

“再见。”

沐之言关上车窗,嘴角立马露出一抹微笑。

他都感觉自己快心里变态了,看见乔安然生气吃醋的模样,他居然觉得格外的爽。

如风盯着后视镜,使劲的闭上眼又睁开?

沃特?他没有看错吧,不够言笑的沐之言居然在,居然在笑?

不过,话说回来,会笑的沐少,少了平日里的冷厉和不可靠近,反而多了几分人间烟火的气息。

“沐少,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如风问。

“公司。”

”沐少,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讲?”如风为难的皱了皱眉。

“说。”冷冷的一个字,沐之言黑色眸子微抬,转头看向窗外,举手投足间展露的贵族气质浑然天成的释放着,就好像与生俱来的王者,就算只是这样安静的坐着,无须任何证明的方式,你都能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强大气场。

如风紧张的吞了吞唾沫:“沐少,乔小姐只是棋子而已,你没必要跟她走这么近,尤其是那个孩子,他已经太依赖你,我怕到时候他们会对你不利。”

“闭嘴...”沐之言斥道。

他做任何事情,都不需要别人来教。

如风低下头,心里难免哀叹一声,沐少这是怎么了?难不成是被乔安然的美色迷住了?所以爱屋及乌对她的孩子也格外的好?

哪种好,是如风从来没有见过的,就算是对待老夫人,沐少都没有用过如此温柔宠溺的语气。

哎....沐少呀,你可千万不能喜欢乔安然呀....她不配...

——

乔安然回到家,小家伙很懂事的回到房间,开始写作业。

本来他这个年纪的学生,是没有作业的,但是小家伙从小就爱学,英文流利,就连乔安然只是说了一句想去大溪地,可是哪里是法属殖民地,不会法语就不能自由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