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资讯 小说  趣闻趣事
音乐资讯 育儿资讯 宠物资讯 
汽车资讯 娱乐资讯 服装服饰 创业交流
数码资讯 新能源 电商资讯 科技资讯
范文论文
财经理财
 
沈晚晚顾祁源有情能累此生小说阅读
http://23u2r6.cn  2020-07-30 04:40:21  

《》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,主角是沈晚晚顾祁源,这里提供沈晚晚顾祁源小说阅读,有情能累此生小说剧情出人意料,不容错过。他的话音刚落,顾祁源捡起路旁的一块拳头大小的大石头就开始随意的砸车窗,最后“哗”的一下车窗玻璃碎了,玻璃渣四溅。

《有情能累此生》精选:

他的话音刚落,顾祁源捡起路旁的一块拳头大小的大石头就开始随意的砸车窗,最后“哗”的一下车窗玻璃碎了,玻璃渣四溅。

“啊——”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正好背对着被砸的那扇玻璃,飞溅的玻璃渣就扎到了他的肉里,把他扎成了一只刺猬似的。

沈晚晚吓得不敢说话,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半边脸都流血了,看起来格外的狰狞。

这时,一双白皙修长的手从破碎的车窗里伸了进来,给车门解锁。

解锁的声音一响,沈晚晚一个激灵就踹开了戴着鸭舌帽的男人,开了车门跑了出来,她发丝凌乱看起来格外的无助。

“救救我!”沈晚晚看着戴着鸭舌帽的男人也跟了下来。

她叫喊着躲在了顾祁源的背后。

这个女人倒是会挑地方躲,顾祁源的唇角一勾,拉着沈晚晚的手就上了他的那辆白色的路虎。

“他不是你丈夫?”虽是疑问,顾祁源用肯定的语气说道。

沈晚晚忙不迭的点头,“快走,我们快离开这里。”

“你丈夫把你换给我,你今天就是我老婆。你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,竟然背着你的丈夫找小白脸,还把我的车弄坏了,你赔我的车,陪我医药费。”戴着鸭舌帽的男人不依不饶的跟了过来。

沈晚晚清晰的看见顾祁源在被称为“小白脸”之后,脸上的肌肉不可抑制的抖动了几下,他脸色发黑的喊了一声,“小赵。”

路虎的车门被打开,穿着工字背心的肌肉男下车,对着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就是一记窝心脚,接下来又是狠狠的一个拳头接着一个拳头。

鸭舌帽的男人跟一滩肉泥似的瘫在路边,他的鸭舌帽也掉落在一旁。

顾祁源的司机兼打手小赵收回了拳头,回到路虎车的驾驶座上开车。

沈晚晚的小脸煞白煞白的,得救之后的空气似乎也清新了不少,突然她的身体一僵个,发现自己的手还牢牢的抓着顾祁源的手腕。

“咳,谢谢你!”沈晚晚率先打破了尴尬。

“第二次救你了。”顾祁源靠在椅背上,半眯着眸子,神情慵懒,他细长的脖子露在衬衫领外面特别的干净清爽。

沈晚晚收回眼神,差点被他迷了眼。

心里在想,这男人也真是不客气,第一次救了自己还不是把自己给睡了。

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。”每次在倒霉的时候都能遇到他,沈晚晚不禁怀疑他才是真正的倒霉使者。

“这是你掉的东西。”顾祁源把一个袋子提到了沈晚晚的眼前,看着她失而复得有些高兴的样子,接着语气淡漠的问道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“我……我没地方去。”沈晚晚双手搅在一起,神情低落。

“小赵,去KING。”顾祁源直截了当的决定。

“那是哪里?”沈晚晚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好看的男人,他和那个戴鸭舌帽的男人都是陌生人而已。

“一个能让你开心的地方。”顾祁源的唇边噙着一缕笑。

小赵娴熟的车技,飞一般的就到了KING。

这是一个灯红酒绿的地方,沈晚晚心里的压抑随着这疯狂的音乐声就开始慢慢的发泄了出来,顾祁源订了个包厢,给沈晚晚开了几瓶酒让她喝。

顾祁源长得就是一个焦点,他坐在那里,就有不少漂亮的身材火辣的美女过来敬酒,他都来者不拒。

沈晚晚鄙夷的看了他一眼,默默的给自己灌酒。

兑了绿茶的洋酒还是有着淡淡的苦涩,沈晚晚喝了三杯,眼神就开始飘了。

看着顾祁源被一帮女人围着,沈晚晚特别的不高兴,她直接走了过去坐在了顾祁源的怀里,勾着他的脖子说道:“今天不是陪我喝酒的吗?”

顾祁源玩味的看着有些微醺的沈晚晚,抬手让小赵把那些女人都给拦走了。

“你还要这么坐着吗?人都走了,我可是个正常男人。”顾祁源喝了一口酒,看着沈晚晚酡红的脸。

她的清纯和这里真是格格不入。

沈晚晚可没有被顾祁源这句话给吓跑,她“哇”的一声就哭了。

“为什么你们男人都一样,有一个还不好嘛,还想着占有别的女人。”沈晚晚趴在顾祁源的肩膀上,眼泪鼻涕糊了他一声。

顾祁源的背都僵住了。

“所以你老公拿你换妻,你很绝望?”顾祁源有严重的洁癖,被沈晚晚弄脏了衣服,极力的克制着把她丢出去的冲动,嘴上的话却刻薄的出口。

“呜呜呜。”沈晚晚哭得更加伤心了。

她趴在顾祁源的肩膀上,嗅着淡淡的烟草味,小手无力的捶打着她:“你怎么知道换妻,那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

“呵,我可没有老婆。”顾祁源眯了眯眸子。

他嫌弃的看了哭得一脸泪痕的沈晚晚。

“那你也不是好东西,你虽然救了我,但是还把我睡了,你这叫强奸已婚妇女!”沈晚晚磨着牙齿,又往嘴里送了一杯酒。

顾祁源揉了揉眉心,自己怎么睡了个已婚妇女。

酒精在沈晚晚身上起了作用,她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却还死死的抱着顾祁源的腰不撒手。

……

沈晚晚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。

一个人睡在酒店的大床上,旁边没有人。

她揉着脑袋想到了顾祁源那张英俊的脸,昨晚和他一起喝酒来着。

“那家伙…………”沈晚晚低头去看自己的衣服,还是穿着原来的那套,只是残留的酒精的味道非常的难闻。

幸好没有失身。

她看到了放在一侧的一张纸条。

“我对一个已婚妇女没兴趣。”一行龙飞凤舞的字迹。

这次没有不正当的关系,没有支票,沈晚晚坦然的接受。

她进去洗了一个热水澡,换上了顾祁源准备好的连衣裙,非常的合身,她还留意了一下发现是迪奥的。

这家伙,很有钱吗?明明那么年轻。

沈晚晚嘀咕了一下。

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,来电显示是何世铭。

那个该死的男人!被自己错爱的男人!沈晚晚鼻尖一酸。

她想到了在戴着鸭舌帽男人的手机里看到的那一幕,他和别的女人在床上狠狠的纠缠,一阵阵的心酸几乎要把她淹没掉。

她拒绝了来电。


上海排卵障碍专科医院 http://m.mingyihui.net/hospital_2848/department_87017.html